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写在王欣出狱之前:快播没什么可惋惜的

写在王欣出狱之前:快播没什么可惋惜的

发布时间: 2017-12-03 17:43


稿源:胡诌  0条评论

  文/湖诌

  快播创始人王欣的太太,前几天在微博发声,说王欣终于要出狱重振雄风了。

  的确,王欣历时 3 年 6 个月的刑期将在 2018 年 2 月结束,但说到“重振雄风”,笔者不禁有点感慨:快播这段历史,真的算“雄风”吗?

  注定的非主流公司

  说快播前,先说一点它友商的轶事。

   2013 年下半年时,迅雷正筹划第二次赴美上市,所以开始成规模地投放媒体广告,主推迅雷会员。当时笔者正在一家IT垂直媒体任职,与迅雷市场人员有过沟通,发现他们其实很犯难,因为会员除了能提高下载速度,并没有太多可鼓吹的权益,所以推广话术就很难把握——要在不能明说“迅雷会员可以更快速地看色情与盗版影片”的前提下,让用户理解并认可官方的意图。最后迅雷迫不得已使用了“会员追英美剧更轻松”的说法,但免费下载英美剧迟早也会面临版权问题,所以这套推广话术在上市前也停掉了。

  这其实就是快播、转型前的迅雷这类产品共同的问题——色情与盗版的标签太明显且不可逆。这不同于淘宝店家售卖装有淫秽视频的硬盘,或者QQ群里有买春卖春信息。这种标签早就超出了擦边球的范围。

  讲一个门户网站的故事。主打服饰、美容和情感的门户网站女性频道,按一般人的理解,受众人群应该以女性为主,对吧?但实际上,某门户网站的wap版女性频道,在某段时间里,主要用户群体是来自广东省的20- 40 岁男性,且浏览高峰是在晚上 9 点以后。所以为了获得更高的流量,该频道夜班编辑更新页面位置时,会从男性视角出发,上一些尺度较大的焦点图和标题。这才叫擦边球。

  而像快播和当时的迅雷呢, 超过70%的流量都基于用户对色情与盗版内容的浏览需求,基本就是专用软件了,哪里算什么擦边?这样的身份,规避法律风险太难,成为主流公司根本没戏。

  是不能转型还是不想转型?

  从 2014 年到现在,业内总有人替快播积累的近 5 亿用户惋惜,毕竟现在的微信也只是 8 亿用户。但快播的用户积累过程明明就是饮鸩止渴——用户越多,产品越难转弯。最后公司只能将错就错,基于目前的用户习惯能做点啥就做点啥吧。

  譬如快播的流量矿石,这个项目的火热同样是以海量用户对情色与盗版视频内容的需求为肥料;再比如电视盒子,这是王欣的真爱,但在近年来广电总局一系列苛政之下行业也近乎停滞。很明显,除了移动视频,快播并没有明确的转型路径。

  而在视频内容领域,王欣对风险的敏感度又低得令人发指。 2012 年,快播曾尝试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最后因为效果不佳停用了。说句诛心的话,王欣并不是真的想干掉不良信息。因为 2013 年的安卓版快播APP曾大力推广“浏览附近用户看过的视频”功能,里面充斥着各种盗版与情色内容,还与LBS结合了起来,看着好像很有前景的样子,快播怎么会自绝这条移动互联网“转型”路径呢?

  王欣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做的是技术,但 5 亿用户就是冲内容去的,而快播公司盈利也并非靠技术服务收入,而是靠内容产生的流量广告收益。

  技术的确无罪,但运营有罪、商业有罪。

  退一步说,假设快播在 2014 年没有遭遇净网行动,在 2015 年直播兴起后,以快播在网络视频上的技术积累,王欣肯定是要涉足移动直播的,那面对动辄脱衣服求打赏的主播和一群只想看美女脱衣服的用户,王欣你是管还是不管?对于类似微拍里的色情自拍短视频,王欣你是删还是不删?

  王欣此前还曾表示,有意图把快播做成中国的Adobe。现在看,有点可笑。

  创立 30 多年的Adobe公司,是数字内容创作软件的霸主,是用产品驱动商业的典范,也是对版权极度重视的典型。 2010 年前,北京大部分公司都收到过Adobe的律师函,甚至部分公司还遭遇过电脑被警察带走搜查的经历。

  主打盗版+色情的快播说自己要做Adobe,不可笑吗?

  快播洗白转型后改头换面,带着CDN加速技术被巨头收购——私以为这是快播当年最好的落地方式。只可惜,以王欣其人,以快播其基因,所有的洗白转型或许也只是想一想罢了。

  欢迎关注“湖诌”(微信号:huzhou555),这里有一个科技媒体老编辑在讲述自己眼中的IT与互联网江湖。